播放记录

没想到,沈腾也去“拯救人类”了

时间:2022-08-05 16:00:04阅读:3761
◎董铭点映预售1亿,首日票房3亿,周末票房10亿……按照如此火爆的势头,《独行月球》不仅极有可能超过《西虹市首富》,成为最卖座的开心麻花喜剧,最终票房还有望突破40亿,向打
    • 沈腾

      中国男编剧 导演 演员

      沈腾,1979年10月23日诞生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,中国内地影视导演、演员,开心麻花舞台剧签约艺人。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表演系。2003年出演开心麻花第一部舞台剧《想…

    ◎董铭

    点映预售1亿,首日票房3亿,周末票房10亿……按照云云火爆的势头,《独行月球》不但极有可能超过《西虹市首富》,成为最卖座的开心麻花笑剧,最终票房还有望突破40亿,向打造了国产科幻里程碑的《流浪地球》看齐。科幻片能够在暑期档大卖,并不算不测,最使人神驰的“星辰大海”和慷慨激昂的英雄主义,总能一次次感动观众,而这次的“理工男”沈腾,更是给这种类型带来了些许浪漫新意。

    观看《独行月球》时,的确很容易让人想到《流浪地球》,毕竟这两部影片有着相似的科幻背景主题——亟待拯救的地球故里,避上天下的人类群体,以及不屈不挠的孤胆英雄。但沈腾不是吴京,他这些年在银幕和综艺中树立的小我形象,与动不动就来“玩梗”的笑剧风格高度绑定,似乎很难“高大”起来,让这样的男主角去实现牺牲自我、拯救人类的巨大任务,就注定了其行为背后需要更使人信服的念头。

    而开心麻花能够取巧的,则是充实行使“沈马组合”,自《夏洛特烦恼》以来就建立起来的CP感,频频夸大、渲染独孤月对于马蓝星的痴情单恋,从头至尾,无怨无悔,“你是真冷血,我是真喜好”,这几多也能冲淡一些牺牲的悲壮感。

    沈腾还有一份“必杀技”,总能在最需要渲染英雄主义的下一秒,瞬间切换到小人物的滑稽和玩世不恭中。对严厉主题的惯性消解,恍如随时会从他的嘴中吐出那句经典的台词:“毁灭吧,赶紧的。”

    但这次,独孤月并没有这么说,这也是《独行月球》差别于沈腾以往作品之处。能够说,“月盾计划”维修工这一身份,赋予了他一种硬科幻作品中常见的“科学悲观主义精神”,胡子拉碴的沈腾也由于这种属性的加载,从“宅男”变身“理工男”,猛然间“帅”了起来。

    相比影片前半部分各类“憨豆式”的不靠谱表现,当沈腾起头专注于科研事情,把阿波罗十八号登陆舱拆解得层次分明,与宇宙之锤重新组装的过程,即便不懂工程手艺的观众也看得肃然起敬,满怀进展。这就是科技自带的传染气力,让人不由想起《火星救援》里种土豆的马特·达蒙,也难怪“手工耿”会走红网络。

    影片中另一个充实表现硬科幻魅力之处,就是独孤月行使月球自转速度和日照时间,让月行车一起反向行驶,在黑暗降临前打造事业的过程。有资深科幻迷考证,上世纪90年月《科幻世界》曾转载过美国NASA专家杰弗里·兰蒂斯创作的科幻小说《追赶太阳》,此中就有独落月球的女主角,为了能让太阳能电池持续充电,绕月狂奔一圈的传奇行动。上海交大毕业生独孤月,一样也是在不为所有人看好的环境下,奇妙行使了这一科学道理求生,且还要统筹一个更具风险的不确定身分——“金刚鼠”,为它差一点搭上人命,也亏得它最后时刻救了人命。

    难怪影片的官方海报会把这只袋鼠放在C位,果然是全片中颇为重要的角色,不单单是搞笑担任,也是对独孤月身上庞杂品性的补充。在预告片和影片前半部里,独孤月与金刚鼠只是纯粹的笑剧关系,抢药瓶、美鼠计、扫机枪……这些笑料格调不高,甚至有些重复无聊,对编剧来说,更多是让排场热闹起来,让直播恶搞起来,以免只要沈腾一小我的独脚戏过于单调。

    比起《长江七号》里卖萌的七仔、《疯狂外星人》里荒诞的外星人,不会说话的袋鼠互动有限,最能挖掘的还是其“傻大个”的特性,从戏剧角度派上了“最后枪响”的用场。而正是在金刚鼠一同寻回阿波罗十八号的过程当中,独孤月的性情逐渐饱满,既有“死也要在一起”的兄弟义气,又有生死关头发现“袋鼠拉车”的急智,这也确实是许多“格子衫”理工男身上兼具的品格。

    沈腾和金刚鼠在月球演出着各类相爱相杀,甭管是恶搞乱斗,还是科学冒险,至少不冷场。相比之下,地球方面则有些逊色。马丽饰演的指挥长马蓝星,显得过于严厉拘束;黄才论出演的主播“葫芦丝儿”则又过分出戏;其他演员,像常远、辣目洋子、李诚儒等人,则只能借助喝热水、“着落特烦恼”、飞踢、摔轮椅这些零碎的搞笑技能来调节节奏,为沉闷的地下基地增加些许趣味。

    片中真正值得称道的笑剧手段,还是行使月球和地球之间各类“沟通不畅”,通过单向认知的误会和错位,让大银幕前“全知万能”的观众笑在点子上。一边是男追女的真情流露,月球上的独孤月不知道地球上正在直播,以是才肆无忌怛地“秀恩爱”;另一边则是女看男的默默歉意,地球上的马蓝星知道:独孤月不知道自己被直播,不知道自己被甩掉,不知道自己的真正任务……

    而这种沟通上的矛盾积累到极点时,就是一向悲观的独孤月,因难堪以接受“地球没人了,归去也没意思”的进展破灭,差一点彻底解体的“二重误会”。而直到此时,作为背景板的人类幸存者们,才真正发扬了感化,“光照太空”虽然在理论理论上不成立,但从戏剧角度上倒是相当做功的,也亏得是沈腾,在这样一个情感大起大落,让人差点泪奔的高潮点上,依然能够瞬间“笑剧化”,这个负担还真让人想不到。

    因而可知,科幻“笑剧化”的另一个讨巧之处,就是能够让观众们对一些科学道理和细节更宽大些,这在同类作品中也是有先例的。譬如,世界电影史上第一部科幻电影,法国电影前驱梅里爱1902年打造的《月球旅行记》,就是用荒诞讽刺的视角,搭配颇有想象力的早期特效,给先人留下社会性的开导;而像《黑衣人》《火星人玩转地球》《保罗》《银河系漫游指南》等这些科幻笑剧中,对于外星人在地球,地球人在太空的遭遇也并不求严谨,更多的是对现实的借喻和调侃;就连被浩繁科幻迷视为经典的《回到未来》系列,也并没有真正解释好“祖父悖论”。

    以是,像《独行月球》中一些诸如直播视角是否存在、宇航服的坚韧程度、阿波罗飞行器若何升空并穿越小行星带等等,都还来不及被苛求最公道的解释,就在哈哈一笑中被一笔带过了。当独孤月最后飞向那个长得很像病毒的“π+”,在“宇宙这么大,咱们还会遇见”的结语中化身星环时,这些笑剧与正剧的切换,恶搞与高尚的交叉,就都化作了最浪漫的太空遗产。

    相关资讯

    评论

  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
    首页

    电视剧

    返回顶部

    电影

    动漫